羽絨,予翎,絨予翎。
繪畫與寫作努力學習中,請多指教。

除了個人創作,也有生活隨筆、夢記錄、等等
 

禁甜食期間有家人煮的微甜甜湯超棒的


原先拉鏈上的綴飾掉了,用家裡有的材料做了一個補上。


從日本帶回來的人形娃娃

有種小女兒的感覺

她很可愛吧 (*´˘`*)♡


自由人的流浪週末/


找家店坐坐 寫寫東西


 妳唱著歌
唱著不知名的歌

可我了解他的歌詞
了解他的一詞一句

你贈與我的 娟秀的美麗的 詞藻阿
我移不開視線 只望著你
用磁石引振著脊骨的歌聲
對我唱著 持續不斷的唱著


不知何時 你的雙手攬著我的頸項
將我拉過 相緊抵著額眉
你仍然唱著可泣的曲詞
但我無法看清你的表情


而當曲終聲歇
你向後遠離我
肌膚的分離讓人不安
可我還沒來的及嘆息
你便讓我打消這個念頭


你再次的拉近我
這次覆上的
是你的吻

在我們的唇上

查看全文

Original | 草稿

逼自己把草稿畫完整

之前都懶的畫要完稿都很困難


病入膏肓。一個吻,一個念頭。

靠近

將妳盡收眼底

渴求能

更加的汲取

芳香


碰不得

觸不得

卻很想

一把緊緊的

攬進懷裡

 



好想

吻妳

好想

舔去妳

唇上的紅艷

然後啃上

我的愛




躲藏於愚人的名義之下的可笑慾望

即使如此 也不能獲得赦免的吧

查看全文

又一年

破壞容易 建立難

不到一年間 十幾年釀造殼就碎的無法再復原

但 使殼脫落的,是自己 是她

是在我最軟弱的時候遇上了她

我慶幸於緣分

但也擔憂

沒了殼的自己

太弱小 太無力

沒辦法讓緣分持續

沒辦法讓自己延續

 
 

人生太過短暫 卻又長的讓人迷惘

很容易錯過 卻又擔心尚未成熟

 
 

貪心是人的原罪

說好不再妄想 卻又一而在的在夢裡重現

為了再多點溫暖 為此而努力

即使最後不能成結

即使最後會是完敗

但仍然貪求著 更多 最多

饒恕我的罪吧

 
 

為了誰而要努力活著

為了妳 為了我

為了愛 為了信任

只希望這一切都不是幻覺

 
 

那天晚上 即使妳我有些距離

我對於妳讓出過大的位置仍耿耿於懷

可是妳跨過來讓我扣著的手

很溫暖 很溫暖

 從手心暖到心臟

查看全文

妳是我每天夜晚的祈禱,每天早晨的盼望
妳是我呼吸進的芬芳,喘吐出的嘆息
……

北畤:

文/北畤

你是我初谙世事的第一场思念和第一场心动的寄生

你是我小心放进铅笔盒却再也找不到的收藏和橡皮擦不掉的深凹的划痕

你是我对黎明的渴盼和对黄昏的痛惜

你是我背在肩上感到酸痛却又不能丢弃的宝藏和隐于心腹却始终不能诉说的忧患

你是我最浩瀚的情感和最细微的触动摩擦留下的锯末

你是我路上频频回首却又不能实现的归途和从小就想去却又始终走不到的远方

你是我穷凶极恶时的点化和迷途知返容许我回渡的船只

你是我对待消逝的怅然若失以及对于涅槃的等待已久

你是我始终燃烧的壁炉里化为乌有的暖和到了春季也不舍得摘下的围巾

你是我合上了却再也翻不出钥匙的锁和打开了却空无一物的宫殿

你是我切肤的痛和温和的舒适

你是我就要干涸的土地始终不降的雨水和我的洪荒中终年不见的阳光

你是我就要点尽却无处采集的松香和徐徐老去每晚回溯的年轻幻象

你是我击穿此生的梦境和终于被告知的不灭

你是我的生
和死后的生

查看全文

讓我睡


即使難過,那也是在夢裡。


讓我睡

我不想醒來

再面對世界



讓我睡,

求你了。

查看全文

為誰而活

為了誰而努力活著

然後發現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一廂情願的 認為能夠帶給誰什麼

可悲阿 可嘆的可悲

是不是活著 好好的或是渾噩的

從來就與他人無關

沒有人會介意 沒有人會介意

如此的可笑 可笑


......

因為是那麼的害怕

失去了十幾年來的保護殼 卻找不到也辦不到 新的保護壁

空蕩稚嫩的內裏 什麼也沒有 除了毫無用處的 人格

本來就什麼也沒有 現在更不會再有什麼

沒有過去 沒有現在 沒有未來

可笑

人生如一場夢 一場醒來後成為笑話的夢

如果只是笑話

那還不如 不要做夢 不要醒來

在夢裡不要醒來

然後就這樣持續的騙自己 騙誰 騙大家

騙到最後連自己都忘記真假 這樣最好 是吧

忘記自己曾有殼 忘記自己沒有殼

即使受傷也不會疼 不會叫

只是活著,活著


......

這樣的活著 做不到

因為太軟弱 所以做不到

是阿 是阿

從來就沒辦法做到什麼事

即使撐過去熬過去 也仍然是一事無成

阿阿 真是對不起呢


......

妳最討厭的對不起

卻是我唯一最真切的話語

唯一能夠面對人的話語


讓我為誰而活 為誰而活

為自己

為妳

查看全文

越美麗的眼睛,越無法直視。

-二两-:

看着我

© 絨予翎。 | Powered by LOFTER